成长需要代价-唉

今天心血来潮,想起了从前的故事。

当年在东莞的一个小公司做经理,一套设备,两个文员,一个出纳,几个技术员就开干了。老板在广州,不常下来。

后来要找兼职会计做账,我本来找了个朋友的同事来帮忙做,都挺好的。出纳小姐不知怎的跟房东聊上了,强力推荐房东的外甥女来做,一个月600块,当时算高的了。她和老板娘管财务,我管经营,我是不想与房东有更多的瓜葛,最后这事她说了算。如果单纯做账也没什么,从此以后这个兼职会计就经常过来玩,8个月后,会计的弟弟和房东合股在我们家对面开了一个同样的公司,挖走了我的员工,挖走了我的客户,会计还在继续做账,脸皮真厚啊。

做生意必须灵活-因地制宜。当年老板有几个分公司,顺德大良那里是最大的,那边来的加工文件大部分就是一张TIFF图,而且是苹果格式,基本没问题。但是,我东莞这边很多都是几百兆的CDR文件,PC机的格式多,出问题也多。顺德那边采用的防御性策略就是薄利多销,做大规模,提高门槛,他那边的活容易做,并且本身就是当地最大的,所以这策略是对的。

但是,东莞的情况,明显不一样,我最多只能算老三,而且这边的文件格式真的是各种各样,整个行内的价格也不是很统一,也正常,服务行业嘛,同样的菜,在不同档次的饭馆价格不一样对不对?这个时候老板一心想做大规模,想把别人干掉,提示我应该学顺德,我直觉上觉得不行,但当时没做很详细的分析给他听。多次催促之后,我妥协了,然后就进入恶性循环。加工服务业跟餐馆一样,你无法做库存,产能无法平衡,突然来了很多订单,你也做不了,单价又低,欲哭无泪。

一年多以后,我觉得不爽,很累,就离开了。我走后差不多8个月,出纳小姐也离开了,听说后来经常被老板骂,哭着走的,其实,她人不坏,只是很幼稚。

后来,老板在经营干预上更为温和了些,开会时会说,“你做不好就要听我的,不听我的也行,像李X平,他不听我的话,但他做得好,有营业额有利润,这样也行。”

 

 

 

 

 

你也许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