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熟不做的生意经

股神巴菲特

股神巴菲特

提起潮汕人,人们会立刻想到这是一群生意精,他们总是不愿打工,并且他们总是做自己最熟悉、最擅长的生意,潮汕人经商的成功率相对比较高。潮商在选择自己的经营项目时,习惯把目标放在朋友多、门路熟、人际关系好、办事渠道畅通、信息来源广的行业。这样一来,他们的事业兴旺就有了充分的保障。

选择自己熟悉的行业,就能够驾轻就熟,比如,能够知道什么商品有市场、知道不同产品的优劣及消费者的需求、知道市场的发展方向等。做生意,都有一个从陌生到熟悉的过程。但是,在刚开始投资或者创业的时候,一定要坚持进入熟悉的领域。因为熟悉,风险局限在可控的范围内;因为熟悉,对不确定性更容易把握;熟悉,意味着更高的成功率。

潮商认为,在生意场上作决策,很多时候要依靠经验甚至第六感觉,这些经商的诀窍是需要在行业中经过多年的摸爬滚打悟出来的,轻易放弃自己熟悉的行业,贸然涉足自己不了解的行业,都是不明智的。

本人曾在印刷菲林制版行业做了几年,从技术员做到中层经理,后来和朋友投资做CTP加工服务,我是懂电脑技术和经营管理的,一个股东是懂印刷厂印刷流程的,另一个股东本身是销售制版设备的,销售经理认识天河东圃棠下大部分印刷厂的老板,这样的黄金组合,最后仍然以亏损收尾,参见我的失败项目-CTP制版服务。熟悉的行业要想成功都不容易,何况你不懂的行当?千万不要被成功学洗脑,简单认为自己有信心就可以了,一根筋就扎进去了,到时候哭都哭不出。

正所谓英雄所见略同,我们发现投资大师巴菲特也持同样的观点。很多年前,巴菲特在致股东信中就谈到对投资的态度:“对大多数从事投资的人来讲,重要的不是他们知道多少,而是怎样如实地确定他们不知道的东西。一个投资者没有必要做太多事情,只要他或她避免犯大的错误。”

如果你投资了自己根本不了解的生意,那你就无法知道它究竟是好是坏,会出现什么问题、它该如何补救,你都无法预料。如果不懂游戏规则,那就无法得分获胜。股神巴菲特如是说。

与这样的态度相适应,巴菲特在投资生涯中开创性地提出了投资领域非常重要的“能力圈”的概念:“你不必成为熟知每个企业或许多企业的专家。你只需评估那些位于你能力圈之内的企业。圈子的大小并不是很重要的,但是知道它的边界在哪儿却是至关重要的。”

投资界对巴菲特的“可知的”或者“可以理解的”的理解存在误区。一般人认为就是自己熟悉、可以理解其产品是怎么生产的、怎么使用的等等,实际这只是皮相之见。巴菲特的“可以理解”是有特指的:“我们对于‘理解’的定义是:能够有相当的把握回答未来10年内企业走向的问题。”即对该企业未来10年的经济状况胸有成竹。

形象地看,我们可以把投资策略区分为“狐狸策略”与“刺猬策略”。传说中狐狸被认为狡猾而又反应灵敏,知道许多小事;而刺猬又蠢又笨,虽然只知道一件大事——蜷缩身体,但非常管用。巴菲特似乎就是那个只知道大事的刺猬,对股价每日的波动、股票的短期收益漠不关心,但他知道如何评估某家企业的内在价值,知道自己的优势和劣势,知道自己能力圈的边界。注

按照巴菲特的观点,从一开始就不要做一只狡猾的狐狸,而是要做一只傻傻的刺猬,只需运用“Kiss(亲吻)”投资法:保持简单、愚蠢;固守所知,不熟不做。
—————————————————————————————————————–
注 说个题外话题,同样是投资家,索罗斯与巴菲特不同,他不像巴菲特那样对企业的内在价值有准确的判断,但是他对市场的波动有独到的见解,这种见解绝非一般股民理解的趋势,而是上升到哲学高度(索罗斯本行是哲学,他首先提出了市场反身性概念),他总能利用人性的弱点和市场不均衡来赚钱,这是他的优势所在,这种优点就算是巴菲特也不具备的,同样是高手,二位的招法不同。索罗斯只会用他所熟悉的操作方法,他不会去使用巴菲特的方法来操作,这也是不熟不做的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