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4年03月

没有控制感的经营注定会失败

一切伟大的治理都是从学习控制开始的。1981 年,当有点口吃的杰克.韦尔奇被任命为 GE 新总裁后,他跑到洛杉矶附近的一个小城市去拜访当世最伟大的管理学家彼得•德鲁克,他问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我怎么控制 GE 下面的上千家公司?”

可口可乐是全球专业化做得最成功的公司之—。它的一位总裁曾经夸过海口:哪怕某一天,可口可乐在全世界的工厂被一夜烧毁,但就凭可口可乐这个品牌,它第二天就能重新站立起来。 继续阅读

不完美的完美主义者

这几天看心理学的书,发现自己是个完美主义者。完美主义者将生活过于理想化,造成现实世界与内心理想世界的矛盾,这种矛盾会影响人的情绪和理智。完美主义者有追求,不愿意过于世俗,但是也更容易受挫折,更容易焦虑。

《走过完美》(Moving Past Perfect)的作者汤姆•格林斯庞(Tom Greenspon)说,“我们的研究表明,那些成功的完美主义者之所以获得成功,并非因为他们是追求完美的人,而是因为他们克服了完美主义者自身的缺陷。如果你一直担心的是你做得怎么样了而非你做了什么,你前行的脚步将会变得跌跌撞撞。” 继续阅读

老王说人性

人性是人类社会存在的根基,一切社会活动的源动力。几千年来,社会形态在变,国家在产生和消亡,生产力在发展,唯有人性,一直没有变。经过博主的研究,发现有六点比较基础的人性。

一 人性是自私的

a 嫉妒心,希望别人痛苦,自己幸福,尤其针对自己的敌人,日本地震、美国911,一些人在欢呼,就是这种自私心的体现。

b 希望不劳而获、少劳多获,这个就不需要说了,你懂的。

自私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如果你认为自私是恶的,那么人性就是恶的。如果你认为自私是中性的,那就无所谓善恶。 继续阅读

战略正确并不保证公司成功

宁高宁先生

宁高宁先生,中粮董事长

香港有两家公司,十几年前差别不大,公司的规模和赢利相仿。两家公司十几年来所做的事也差别不大,你做地产我也做地产,你做基建我也做基建,你做电信我也做电信。可十几年下来,两家公司差别很大:一家成了世界级的企业,另一家不仅规模小多了,而且要被迫做债务重组。但这两家公司在几乎同样的战略方向下经营出很不一样的结果却让我们思考。 继续阅读

利润从何而来?

一 剩余价值说

据马克思主义理论是指剥削自劳动者劳动价值中的利润(劳动价值和工资之间的差异),即“劳动者创造的被资产阶级无偿占有的劳动”。关于剩余价值,社会主义国家按照马克思主义的观点认为,剩余价值应该归无产阶级所有。

这种说法有很多难以自圆其说的地方,比如,打篮球的乔丹那么赚钱,他到底剥削了谁? 继续阅读

不放弃就没有失败

不放弃就没有失败,心中还有希望,实现就有可能。

一 历经沧桑的公子哥重耳

公元前656年,由于骊姬作乱,晋献公派兵攻打自己的亲儿子夷吾和重耳,重耳驻地蒲城被围。面对父亲,实力和道义都不允许重耳抵抗。

不久,蒲城陷落,重耳越墙逃脱投奔其母国——翟国。不久,在翟国与狐偃、赵衰等人会合。

后夷吾继位,是为晋惠公,惠公恐国人拥戴重耳,欲杀之而后快,便派遣刺客去刺杀重耳。重耳得知消息,只有继续逃亡。 继续阅读

投资的冲动

多年前,我第一次做生意的时候,很多东西没想好,走一步看一步,心想人家能做我也可以做,那个时候总是流动资金紧缺,那么我就想,有本钱该多好啊,有了本钱,我很多想法就可以实现了。潜意识里,似乎有钱赚钱是很轻松的。 继续阅读

不断增高的大厦-逐渐迷失的目标

1992 年,在事业之巅傲然临风的史玉柱决定建造巨人大厦,当时巨人的资产规模已经超过 1亿元、流动资金约数百万元。最初的计划是盖 38 层,大部分自用,并没有搞房地产的设想。

这年下半年,一位中央领导人来巨人视察,当他被引到巨人大厦工地参观的时候,四周一顾盼,便兴致勃勃地对史玉柱说,这座楼的位置很好,为什么不盖得更高一点?就是这句话,让史玉柱改变了主意。于是,巨人大厦的设计从 38 层升到了 54 层。 继续阅读

创业的根据地

做生意的人,一定要有块根据地,哪怕很贫瘠,哪怕很小,只要是你的,就有了安身立命之所,就有机会发展壮大。

根据地可以是一个小生意,甚至送煤气、卖烧饼、修电脑等都算,不过有一个条件,那就是能赚钱,一个月哪怕1000元也行,能赚钱,就是说能产生正的现金流。 继续阅读

砍掉成本

别人开2盏灯可以工作,我开1盏灯可以工作,我就比别人省。 ——郭台铭

多争取一块钱生意,也许要受外在环境的限制;但节省一块钱,可以靠自己努力,节省一块钱就等于净赚一块钱。 ——王永庆

企业的利润主要来源于销售毛利,而利润最大的黑洞是费用。很多发展中的企业都会碰到这种状况:感觉销售业务热火朝天,毛利率也不错,可是年底利润就是不高。从报表上看,这些利润往往都是让费用给“吃”掉了。

有人说,利润不是创造出来的,而是管出来的,这其实讲的就是费用的控制问题。纵观世界的优秀企业,在费用控制方面都是表现得非常“抠门儿”。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