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餐饮

小吃生意也可以标准化

我旁边有一个店,专门做炒饭的。是一家三口,还另外请了一个人。生意还可以,每天能卖个千把块,但是很累,而且很依赖于炒饭的师傅,也就是他的父亲。来一个炒一个,速度比较慢,耗能比较大。个人不建议大家开那种炒菜炒饭的店,因为这种店面比较依赖师傅的技术,换了师傅味道就换了。这也是中餐的弊端,中餐特别讲究烹饪的技术,讲究厨师的手艺,这样厨师的工资就很高,而且你还很依赖他。这也是中式餐饮单店多,连锁少的原因。 继续阅读

餐饮业出路:唯快不破

中国的餐饮店不好做的主要原因,是房租太高。以北京为例,消费者支付的成本里,有一半以上是房租,小城市可能略少一些。

房租高涨,还导致用工成本高涨。以北京为例,消费者支付的成本里,有15-20%是人员工资。

去掉房租和人员工资,请问,老板能赚多少?别忘了,还有原料成本呢。那么,在北京,几乎一块钱成本的东西,就要卖到十块钱,才能不亏本。这样的价格,餐饮店还能吸引多少消费者? 继续阅读

鸭脖创富传奇-序二

序言作者:苏德涛,武汉企业家,本博主的前同事
—————————————————————

一根鸭脖子,一条卤味飘香的狭促老街,一群为生存而努力挣扎的人们。

十年沉默,十年喧闹,再十年造就了武汉最具老街风情的城市名片。

随着老街拆迁,飘香的路将不再,鸭脖子的命运将何去何从?众多的“鸭脖子”企业的明天是大转型还是自然消失?“口味店轮流来,特产不长命”的卤制食品怪圈会不会套到鸭脖子上?有没有跨越式发展,成为现代经济名品的方法?

我相信一个城市的秉性和文化不在博物馆里,而是藏在市民的生活中。一个有着独特“民众文化基础”的产品和行业,只要正视现实,从品牌化产业化的角度改良自己,不断地创造新血液,精武鸭脖这种独具“市民性格”的小吃,或将迎来一个浴火重生的大机遇。所幸,精武鸭脖行业已经觉醒,各个品牌都开始在现代经营和文化原味之间进行中微妙的嬗变、升华。 继续阅读

餐饮业看似简单实则复杂

开餐厅说它简单他就简单,只要你开门营业就肯定会有人来吃,说它复杂他又很复杂,几乎关系到我们所学所用的个个方面。厨子、戏子那在古代都是下九流,现在戏子翻身了厨子没能翻身,可餐饮这个行业翻了身,既然厨子曾经被沦为下九流,至少从侧面说明了一点,餐饮属于最底层的基础行业。所以现代社会的新生产物经济危机来的再怎么凶猛餐饮都不会是先倒下的那个炮灰,无论经济危机怎么厉害请客吃饭的都不可能减少太多,找工作,还人情,巴结领导,亲人聚会这所有的一切都是餐厅生存的希望。当然,市场存在但是具体你能够拉拢多少那就是你自己的能力了。

说它复杂,餐饮这个行业又有点儿过分的复杂,只要你开门营业就牵扯到很多的问题。

店面装修,怎么装修才能够让顾客感觉舒服亲切?怎么装修才能体现自己的特色,自己的个性?这是学问。 继续阅读

辛苦的早点摊

早点是吃辛苦饭的,越辛苦挣得越多,当然也要看具体情况,我说两个例子。

我父母家小区里有几家外地早点摊位,基本上都是靠夫妻两个在市里买房,供孩子上学,孩子大了,有的比较有出息自己工作了,没什么发展的接着卖早点,他们的平均收入远高于这个小区。当然感觉赚得多了。毕竟天津这样的城市,没有公积金靠工资十年之内买三套房子是不可能的,但是卖早点的做到了。做到了。。。 继续阅读

上海连锁早餐亭

我们家在5年前,也就是我高三的时候,家里还有将近100w左右的外债,房子的贷款还有10w多的贷款,还有高利贷在敲门。

那个时候,有一个嘉兴的人(我和我妈都是嘉兴人)找到了我父,说要不一起合作早餐亭子的连锁公司,当时确实是逼急了,能做什么就做什么,什么成本低就做什么。然后我母亲决定将家里的房子卖掉,准备殊死一搏。那时候餐车价格应该是8000左右,一开始公司买了20辆餐车,我一放假和老妈去卖早饭。我是属于从小有数障的人,算钱算不过来,就是心算能力不行,哎。。。还记得城管来管,好像是有热心的大哥(就是那种带金链子的,光头,穿黑衣服的),说,人家孤儿寡母卖卖早饭,你们城管还管,想怎么样,真心感觉还是好人啊!!! 继续阅读

煎炸油几个理化指标及其意义

煎炸油用一段时间后肯定会变质,国家规定了一些理化指标用于检测,如果有某个指标超标,则证明该油不能继续用了。常用的化学指标有酸价、过氧化值、羰基价、极性化合物,物理指标有粘度、透光率等。为什么要用这些指标呢?这些指标代表了什么含义呢?物理指标好懂,一般只要化学指标合格,物理指标没问题的,下面对化学指标做个笔记。

酸价是指植物油中游离脂肪酸的含量,以每克油中和氢氧化钾的毫克数(mg KOH/g)表示。检测酸价可反映油脂是否酸及酸败的程度。如果食用了酸败的油脂可引发中毒症状。中国国家食品卫生标准GB 2716—2005对食用植物油酸价有一个统一的最高限量标准,即食用植物油成品油的酸价≤3mg KOH/g,植物原油的酸价≤4mg KOH/g。
继续阅读

唱收唱付,小制度大方便

今天一个顾客付了款,等我加工食品时,这位女士玩了会手机,拿东西的时候突然说道,“我还没给钱吧?”又掏出钱包,准备交钱,我愣了下,这种情况极少见,走单的倒有几个,要付两次钱的我真的还第一次碰到,我迅速回忆起她刚才付了钱的,说道:“已经给过了。”

我为什么少有的反应这么快?因为我之前收她钱时,唱收了一遍,说:“收你十元”,因她是说普通话的,我还特意把这个“十”字的翘舌口型注意了,找钱后,又说:“找你四元”。因为今天说普通话的少,都是本地方言,而她是第一个,我又特意做到了唱收唱付,因此记忆深刻,否则可能多收人家一次钱。

继续阅读